欢迎光临!查询试卷\课件\优质课请在此输入关键字:
网站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章内容

武汉官桥湖蓝藻爆发(视频) 记着深度调查为何越治越污(图)

[日期:2012-08-23]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生物百花园   阅读:249[字体: ]

武汉东湖官桥湖爆发蓝藻水华

2012年8月18日,武汉武昌东湖风光村旁的官桥湖水域附近,只见湖面漂浮起一层蓝绿色黏稠物,仿佛一层厚厚的油漆在日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蓝绿色湖面上的死鱼随波荡漾,扑面而来的湖风带着一股腥臭味

官桥湖,东湖14个子湖之一,1.85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仅占东湖33平方公里总面积的5.6%。然而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小湖,近10年来,频繁因死鱼翻塘或蓝藻水华等环境污染问题见诸报端,由于水质长期处于劣五类,有损东湖的整体形象,它甚至被排除在东湖整体水质评价的点位之外。这个湖,也成为武汉斥巨资治理湖泊的“试验田”,然而,至今官桥湖仍未能回报给人们一个“笑脸”。官桥湖难治的背后,究竟是治理技术的无奈,还是其它因素所致?连日来,本报记者对此进行调查,试图拨开粘稠的蓝藻水华表象,一探究竟。 

专项治污成效为何不明显?

21日上午,武昌区水务局工作人员向官桥湖中投药抑藻,引起了东湖风光村居民周先茂的注意。“三年前,有家汉龙公司曾为这个湖治污,也是投放一种药水,开始湖水黑臭有点好转,不过并没有大的改观,后来不知怎么就搬走了。”

在卓刀泉北路的湖边,记者看到一个废弃的岗亭,上面印刷着几排宣传语:“抑藻治污,经湖济民,保护环境,从我做起”,落款是“汉龙集团”。岗亭内,已俨然成了一个垃圾堆。附近一名游船经营者说,这里曾是汉龙公司投放治污药剂的一个点,早在去年就废弃了。

对岸的湖边,汉龙公司官桥湖项目部还在,不过已人去屋空,只有一名风光村渔场的工作人员在此值守。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年男子,指着岸边一艘木船上的方形大白桶说,汉龙项目部是2009年进来的,当时有数十个这样的白色塑料桶,往湖中投放液体的生物制剂。

记者从水务部门了解到,2009年,为迎接当年底在汉召开的世界湖泊大会,武汉市投巨资提升城区湖泊水质,官桥湖亦在治理之中。当年6月,承担官桥湖生化治污工程的四川汉龙公司承诺:10月30日前,消除湖水黑臭,抑制蓝藻爆发。汉龙公司当时称,每周向湖中投放10吨抑藻液体,这种制剂可将水体中富营养因子转化成能被水生动物消耗的浮游生物,以切断有害藻类的营养供给。

然而,承诺并没有变为现实。环保部门一位知情人士介绍,当时官桥湖水体黑臭有所好转,但水质并无明显改善,“治标不治本”。从监测情况来看,官桥湖近年来水质一直处于劣V类标准。而2009年8月爆发一次24年来最大面积的蓝藻水华,更是让官桥湖的治理引来一片质疑声。对此,当时汉龙官桥湖项目部的负责人马生富表示,“湖水正在治理中,发生蓝藻水华是正常现象,且在可控制范围内。”

记者辗转联系到汉龙集团旗下的四川汉龙莱科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工程部的李经理告知,该公司确实承接了官桥湖治理项目,之前对官桥湖投放生化制剂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之后汉龙公司又参与了官桥湖的湖底清淤工作,去年底已完成所有工作,武汉分公司也随之撤销。目前,负责武汉官桥湖治理项目的项目部已解散,马生富也已辞职离开。“公司是以项目为依托的,武汉的项目已结束,分公司也就解散了。”
尽管几番努力,记者未能联系上已辞职的马生富,但当时面对媒体“越治越脏是不是技术有问题”的追问中,马生富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多少透露一些玄机,“本来水就这么脏,还在排污,我们也不好办!”

一边治污一边排污为哪般?

从地理位置上看,官桥湖紧靠闹市区,来自附近餐馆、学校、单位的生活污水以及村民养殖污染,曾让这个小湖不堪重负。武汉市水务局的官方网站显示:2007年之前,官桥湖周边分布13个排污口,入湖污水量4.3万吨/日。2007年6月,作为武汉市“清水入湖”子项目之一的官桥湖截污工程启动,由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投资约4200万元。2008年5月,工程竣工,号称“东湖最大的排污口被堵住”。

然而,官桥湖的截污工程并不彻底。附近居民称,官桥湖周围,不少排污口仍在排污。昨日中午,记者沿湖调查发现,数条污龙正暗地侵袭着官桥湖。在紧邻风光村的卓刀泉北路,记者沿湖发现5个约1.5米直径的排污管道,其中2个管道封口铁门紧闭,3个管道封口打开。其中,卓刀泉北路武汉慈凯宾馆斜对面的湖边排污口,污水透过半开的封口铁门,向外涌出,直排湖中。排污口附近水域污秽不堪,满是垃圾袋、餐盒,甚至还有一个废弃的黑沙发。附近居民说,这个管道的封口铁门本是用来截污的,但形同虚设,铁门最近一年来一直是开着的。

沿着官桥湖湖滨路的亲水平台,记者走到洪山区财政局后院外墙处,听见哗哗的水流声。原来,岸边一个直径约1米的排污口,正对着湖边大肆排放污水,周围湖面泛满了白色的泡沫。“近年来,武汉市投入20多亿元治污,但至今并不是所有的排污口都截住了,上半年的两次排查发现,东湖还有十几个排污口。”武汉市环保局副局长赵建国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武汉市环保局今年上半年的排查资料显示,官桥湖目前仍有三大排污口:风光村排污口(社会排口,卓刀泉北路沿线污水),洪山区财政局排口(武珞路以北艳阳天酒店、洪山区财政局及周边污水),武汉体院排口(武汉体育学院东区生活污水)。据估计,官桥湖目前每日纳污仍超万吨。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官桥湖排污口难截,主要是污水无处消纳,附近龙王嘴污水处理场的运能已超负荷。

目前,对于官桥湖一带的彻底截污,武汉官方寄希望于龙王嘴污水处理厂的扩建项目。据了解,这个扩建项目原本计划今年上半年开工,但由于征地进展缓慢等原因,一直延迟开工时间。20日举行的武汉市政府常务会透露,该项目有望今年9月开工,明年底建成。建成之后,官桥湖有望真正实现彻底截污。

官桥湖的“湖长”该是谁?

“这个湖的管理权属很有点复杂。”记者在采访中,问及官桥湖的管理主体,往往得到这样的答复。业内人士透露,官桥湖之所以难治,还存在一个管理主体不明的问题,湖泊水体的管理权属曾经在三个行政区之间流转。据了解,风光村属插花地,在2009年武汉市插花地归属调整中,由洪山区划归武昌区。官桥湖为风光村所辖水面权属,按相关文件规定当时应一并划转。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官桥湖水体的管理权属一直处于“不明晰”状态,“一直是东湖风景区和武昌区商量着管,水面管理还涉及到风光村渔场。”在此次蓝藻水华处理中,除了武昌区水务局在投药抑制蓝藻,记者注意到,风光村也雇佣人员往湖中投放抑藻制剂,而这一情况水务部门表示并不知情。对此,武汉市水务局副局长赵陟昨日表示,官桥湖涉及插花地风光村的区划调整,最早属洪山区水务局管理,后来划给东湖风景区管委会水域管理局,之后又划给武昌区水务局。“目前,湖面保洁以武昌区水务局为主,东湖风景区配合,整个东湖水域的管理还是属于东湖风景区。”

多头管理是否会导致疏于管理,最终问责却打不到“板子”?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官桥湖排污问题时,曾分别致电武昌区水务局、洪山区水务局及东湖风景区管委会的值班室,当时对方的答复都是“不归我们管”。

事实上,针对官桥湖管理主体不明的问题,在本周一(20日)召开的武汉市政府常务会上,市长唐良智就强调,“要明确一个湖一个管理主体,一个水面应该一家来管理。”赵陟表示,武汉市水务局将进一步研究官桥湖管理的协调机制。

新闻链接  全市26个湖泊目前存在蓝藻水华威胁

“从目前对湖泊污染物的监测情况来看,有26个湖泊存在潜在的蓝藻水华的威胁,其中高危的有5个。”昨日,武汉市环保局副局长赵建国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2年上半年环保部门检测结果显示,武汉市符合规定功能区类别的湖泊有33个,占47.1%,比2011年同期上升8.9个百分点。水质符合II类标准的有7个湖泊(梁子湖、斧头湖、鲁湖、木兰湖、月光湖、星光湖、道观河水库),占10%。水质符合III类标准的有5个湖泊,占7.1%。水质符合IV类标准的有31个湖泊,占44.3%。水质符合V类标准的有10个湖泊,占14.3%。水质现状劣于V类标准的有17个湖泊,占24.3%。与2011年同期比较,大部分湖泊水质总体保持稳定。
 


相关评论
鄂公网安备 42088102000026号